警长:倾向刑事案调查‧没明福爬窗痕迹‧未寻获手錶框(吉隆坡21日讯)赵明福皇家调查委员会于週一召开第5天听证会,第7名证人莫哈默玛兹里首席警长指出,他并未在案发现场沙亚南玛莎兰大厦的14楼窗口发现死者爬出跃下窗口的痕迹。他说,鉴证组开始调查案件时,角度倾向于刑事案多过自杀案。莫哈默玛兹里继上週五出席听证会供证后,週一接受反贪委员会代表律师拿督斯里沙菲益及律师公会代表提问。只调查14楼窗口他声称,依据法律条例阐明,其职务仅是协助查案官纳兹里调查案件如何发生及採集案件的证据。“无论案件属于自杀或他杀,我如常执行任务;但不由我确定案件属于自杀或他杀,这需依据所蒐集的证据及法医证明。”不过,他随后接受前上诉庭法官昔尔温蒂拉纳丹提问时坦承说:“儘管未预先立下任何立场,但我们在开始调查时,较倾向于刑事案。”玛兹里在接受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提问时指出,他之所以会到14楼窗口採集证据,是因为查案官纳兹里通知他,死者是从该窗口坠下。他表示,曾以肉眼检查反贪会办公室地毯是否有血迹,但没有结果。“我在可移动窗框的两边及窗口下方进行採集工作,但没发现死者爬出窗口的痕迹。”儘管如此,他不排除死者可能跨出窗口。他没检查大厦其他窗户。他也对无法寻获死者的手錶錶框一事感到费解。他表示,曾在窗户附近寻找錶框,但不果。梁肇富继续提问是否有鉴定死者的死亡时间,玛兹里表示未针对此事进行证实,他认为这应是第一名抵达现场警员的工作範围。指纹特徵不足没採集玛兹里指出,案发大厦14楼窗口的指纹特徵不足,即使把这些指纹特徵样本送往武吉阿曼全国警察总部也于事无补,毕竟不足特徵的指纹无法进行比对工作,无法寻出指纹的“主人”。他强调,他使用“除尘粉”(dusting powder)洒在14楼窗口,以放大镜观察到窗口拥有多个指纹,但他也发现指纹不足够8个指纹特徵,因此未有採集指纹的样本。“在指纹特徵不足的情况下,我们都不会进行採集指纹工作。不过,若要採集指纹也可以,但特徵不足的指纹将无法完成对比工作。”梁肇富再质问,若不以放大镜观察指纹,而是以更先进的仪器採集,是否能取得完整指纹,玛兹里则回答,一般案件而言,使用放大镜已足够。没发现指纹被抹掉玛兹里指出,位于案发大厦14楼窗口的指纹特徵不足,或许是由4项因素造成,这些因素包括窗口表面沾有灰尘、触碰者太用力或太轻按压窗口表面,及触碰手汗太多。他强调,鉴证组也未在窗口範围发现指纹被强硬抹掉的痕迹。另外,他重提窗口出现的头髮油迹。“碍于职务权限有别,我无法採集人体的样本,因此交由法医凯鲁负责採集死者的头髮样本。”他也不清楚法医是否有向反贪会官员採集头髮样本,更不清楚死者的头髮样本是否与窗口的油痕迹吻合。【花絮】▲鉴证组仍用菲林相机大马鉴证组不仅採集工作远不及美国CSI(犯罪现场)鉴证组,就连基本的照相机仍使用菲林相机,令皇委会成员大叹呈堂的现场照片素质不佳。当证人玛兹里对着呈堂照片供证时,委员冯正仁及昔尔温蒂拉纳丹不禁对照片色泽暗淡而摇头不已。玛兹里则娓娓道出,指鉴证组并非使用数码相机,而是菲林相机,菲林经过沖洗后,得再扫描后呈堂,因此照片光线不足。▲应称呼赵明福“死者”赵明福不应称为“受害者”,应称为“死者”较适合?听证会各造在领审期间,皆以不同字眼称呼案件关键人物——赵明福。证人玛兹里在供证期间,多次以“受害者”称呼赵明福。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此时忍不住打岔,指各造应选用更中立的字眼“死者”称呼赵明福,而不是“死者”。▲律师国语提问“吃螺丝”或许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较为擅长英语,当他以国语提问证人玛兹里时多次“吃螺丝”,需由委员出口纠正。梁肇富在提及,“你认为在更强(kuat)的仪器下可获得完整指纹……”,此时,皇委会另一名委员昔尔温蒂拉纳丹则打岔道,“应该用先进(canggih)比较适合吧?”梁肇富多次无法以国语清楚表达问题,得劳动冯正仁及另一名委员昔尔温蒂拉纳丹“拔刀相助”,才能让玛兹里了解其提问。▲证人现身法庭引不满身为案件重要证人之一的查案官纳兹里,在听证会审讯期间,竟身处庭内?纳兹里是听证会第35名证人,并未被传召出庭,但他于週一却身在法庭内,遭律师代表公会投诉。首席执行官阿曼吉解释,纳兹里在庭内是协助处理呈堂证据工作,不过,皇委会碍于纳兹里的证人身份,促请对方离开法庭。【热点新闻:赵明福坠楼案】‧2011.02.21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